南池潮孑_Fasila

微博:@南池潮孑


;-)

[ 维赛 ] 相见

突然脑洞写一写
角色死亡有
并不是很虐(其实是甜的)
二战背景(虽然看不太出来)
食用愉快www

赛科尔死了。
他并不知道到底是被炸弹击中还是被子弹穿膛,毕竟谁会在战场计较这些。现在赛科尔只是庆幸自己死的痛快,没有忍受缺胳膊少腿的痛苦。他知道有这样一天,只是没想到有这么快。
"想去找维鲁特!"赛科尔对天使姐姐说。
"不行,"虽说是天使,却并没有圣经里说的那样慈悲,"死了就是死了,不能再回去了。"
"赶紧转世去,走到头右拐,有个老头儿领着你们。"很贴心的提醒。
现在是世界大战啊,天堂里死去战士的灵魂并不会守卫着自己的国家,也听不到修女们的祈祷,只是在拥挤的天堂,等着转世。
赛科尔不干了,直接坐在"招待处"的桌子上,朝天使姐姐埋怨:"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找维鲁特的啊!怎么可以这么绝情!"旁边有个士兵样的人大概是看赛科尔眼熟,上前拍了拍他:"你是说克洛诺指挥官?"
"对!就是他!"
"你不会就是整天在他身边转悠的那个新兵路普吧?"
"对就是本少爷!"
那个士兵叹了口气:"行了,赶紧走吧,不然你得在这里等几十年才能见到他。"赛科尔也不服了:"那本少爷就在这里等他个几十年。"
天使听了以后难得笑了出来:"你是傻子吗,你只能在这里停留最多五天,五天之后,你就魂飞魄散了。"
"到时候就再也见不到克洛诺指挥官了。"士兵补刀。
赛科尔颓废的从桌子上下来:"我知道啊,就没有别的办…"突然想到了什么,"我可不可以附体啊!"
天使姐姐差点跳起来:"绝对不行!这是绝对不可以的!"
"不是活人啦,附到没有生命的物体上。"
"这…那也不行!"
"天使姐姐~"
天使向他解释:"附到物体上是可以的,但是这会消耗你的力量,到时候你想捡到灵魂碎片都做不到了。"
"没关系,我就是有些事情要说。"还没等天使质疑,赛科尔赶紧解释,"不用说话,他会明白的!"
"行吧,你自己办吧。"
"谢谢天使姐姐!"

维鲁特最近觉得很奇怪,他总觉得周围有点不正常。比如自己的钢笔突然晃了一下,正在看的作战报告书突然自己合起来,甚至半夜修改方案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面包——虽然已经凉了。
"说不定是鞋匠的小人帮你呢!"一个士兵调侃到。
鞋匠的小人不知道,反正最近我挺想赛科尔的。维鲁特想到。
再也见不到他了啊…

"赛科尔,你不能再附体了。"天使姐姐严厉的批评他,"你看看你,已经透明了。"
"再来几次嘛,消失也没关系!"
"我就是想和他一起。"
天使拿他没办法,"以你的能力,只剩下最后一次了。好好考虑吧,现在转世还来得及。"
"没关系的,我不想转世。"
"转世了就会忘了,我遇见过这么好的人。"
赛科尔如是说到。

维鲁特终于看出了端倪。他的手枪——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手枪,变得不听他的话了。也不是说以前手枪很听话,是说今天的手枪,好像活了一样。
"怎么,还是温的…?"
维鲁特摘下手套,慢慢的抚摸着,
"赛科尔?"下意识说出这个名字,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谁知这把手枪突然自己解开保险,好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。维鲁特看了看桌上的日历,上面的日子提醒着维鲁特。
"已经五天了啊…"他低头看着手枪,笑了,"真是急死你了啊,白痴。"
说罢,将枪口指向自己的胸口,那里藏着真心。
"别害怕,等会儿,我也有话跟你说。"

士兵发现的时候,维鲁特趴在桌子上,像睡着了一样,只有胸前干涸的血液和如同手枪一样冷的体温在提醒着。

"维鲁特!"赛科尔很不情愿的在这个该死的地方看见了他朝思暮想的人,"你…你为什么…"
其实这时候的赛科尔已经近乎看不见,维鲁特也是听到声音才找到他。
"我有话对你说。"
"我也是。"
"那我们一起说…?"
"好。"

"我想见你。"

评论(4)
热度(23)

© 南池潮孑_Fasil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