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池潮孑_Fasila

微博:@南池潮孑


;-)

灰雁·续


cp送弓。这张设定图放微博了

上一章:


你好,再见。

 

我接到一通电话,冰冷的听筒,像是她的手在抚摸我。是个自称是“雷”的男人,他的声音把我从昏昏欲睡的状态拉回来。

“瑞亚出事了。”瑞亚?……是瑞吗?“她在去南京的路上被人截住了,多半是身份暴露了。”

 

“我要去南京,我以为你知道我的身份的。”她的头发在她姣好的脸庞上投下了大片阴影,“我现在的处境很危险,只有你能帮我。”

“……”我也低着头,她信任我,她在危险中只有我能拉她一把。

“保重。”

 

她走的时候,穿着我的外套,兜里有张皱巴巴的通行证。

 

我没有买新的外套,结果上海的天变的很快,哪怕是我这样狂奔,沸腾的鲜血都不能冲散湿冷。

快一点,再快一点,快点跑到流云客栈,找雷,他说会帮我。

夜深,石板路上狂奔的我就像是一匹从来没人见过的鬣狗。我还是没能支撑住,跪倒在一个桥洞下,蒸发的冷汗让我想起了靠近工厂里的锅炉时的感受。失去意识之前,一个墨绿色头发的,带着圆框眼镜的男人找到了我,他的声音让我辨认出他就是雷,他穿着长衫,应该是个文化人。我的脑子充斥着各种,当然,混沌中心只是瑞。

 

 

再次醒来时,我在一张铺着发黄被褥的铁架床上躺着,当然,被褥可能是纯白的,不过被窗外的暖光照成黄色。

“你还不能下床。”一个金发男人...男孩,走了进来,拦住了要下床的我。我看了看床头卡,还以为我回到了祖国。

他抬头看了眼我,“你就是雷格因拜托我的人吧,以后不要剧烈运动,不然旧病会复发……”

“瑞呢?”

“瑞?……你是说瑞亚啊,她很好。”我觉得我和他很合得来,他知道我最需要哪句话,“有个红头发的大块头来找你。”

埃蒙走了进来,说明了来意,原来老头子派了大块头一直跟着我。

我是时候离开檀香味的世界了。

 

我离开的时候是晴天,没有人告诉我瑞去哪儿了,也没有人告诉我瑞的具体情况。也对,本来“瑞”就是假的,但是那双冰冷的手是真的,她炽热的胸膛也是真的。

她在为自己的信仰奋斗,我只能看着她。

 

她属于天空。



评论(2)
热度(12)

© 南池潮孑_Fasil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