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@南池潮孑
最后的菜鸡

灰雁·终

我诞生于一片冰冷而空白的土地上,天与地之间的连接只是不断坠下的白雪。这里叫西伯利亚,寒冷的摇篮。
在我头发长到腿根的时候,母亲带我辗转到了南边的一个陌生的国度去寻找一位叫"父亲"的人。这里荒凉,一望无际的黄土,和绝望的农民。
"父亲"死在战场上,母亲哭了很久。她的眼睛肿的就像两颗樱桃镶在冷白的脸庞上。
她离开了。
不同于家乡的干冷的清晨,我起床,发现只有我一个人了。她什么也没留给我,除了一把手枪和两个馒头。
我在村子里和苟延残喘的几个老太生活,直到有一批军队来了,我们都很害怕,可他们没有杀我,在他们的谈话中,我听到了"毛子""死了"之类的字眼。以后我才知道,那是逃跑失败的母亲,从坡上滚下去,摔死了。我却没什么感觉,可能是因为船上只剩我一人了。

我到了上海。

我的名字叫Reah,他们久而久之就叫我瑞了。我的父亲姓什么我也忘记了,是特纳还是德尔,记不清了,反正是母亲嘴里嘟哝的语言,我是不懂的。我在这里做了歌女,其实是背地里帮组织传送情报。我认得一对国党的卧底,他们本不是的,后来倒戈了。其中那个不怎么正经的赛先生告诉我最近上海查的严,一觉得不好就赶紧往南京跑,那里有另一个,维先生,接我。
其实无所谓的,与其奔波,不如一枪射穿自己的脑门。反正我也只剩最后一口气了。

我被派去接应她,因为我懂德语。
母亲是德国人,她是被骗来圣彼得堡的,恰巧是父亲救她出去,却带她进入了冰雪的囚笼。然而母亲还是那样幸福,直到父亲离开。——这些故事就是我童年里的童话,烂透了。

她是我灰暗雪原的极光,她重燃起了我的血液。

"她身上有你和大家需要的东西。"

我还是在逃往南京的路上被发现了,肯定是和莉娅一起的时候被别人盯上了。我并不担心自己的性命,因为赛先生一直在远处跟着我,我俩一起清理几只杂鱼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可是莉娅也跟来了。
雷和我说了她晕倒了,我却手足无措,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因为那些人都死了。
莉娅会死吗?
"不会的"好友尤诺告诉我,她没事,不过有人来接她回去了,那样及时。

车站人头攒动,她不会发现我的,就让我送她一程。
我的使命结束了,剩下大把空白,余生像是从山坡滚下的母亲。

灰雁的羽毛腐烂在雪原里。

评论(2)
热度(30)
©Mr.Ralph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