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池潮孑_Fasila

微博:@南池潮孑


;-)

[ 维赛 ] 这个大佬不太冷05

这次有送弓,本来打算写埃蒙萌的,但是他话实在是太少了…


1946年1月1日
结果还是睡过头了。等到起床已经是中午了,我的胳膊被旁边的家伙压的没有感觉了,抽出来费了不少劲。
"哎,早上好啊小子。"他倒是惬意,砸吧砸吧嘴又翻过身去,打算睡个回笼觉。
然而他并没有睡下去,而是从床上慌忙坐起来,拉着我的睡衣领子问我今天几号。
"今天是新年啊。"那句白痴我没有说出口,毕竟还是要尊重。
"妈的,小子快点换衣服!"然而他口中的"快点"就是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飞,哦老天,他穿了我的袜子。
"嘿,赛科尔,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这样吧,又没干亏心事。"只是新年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。
他有些泄气,就像迟到了一样——尽管他迟到从来就不害臊——"我们今天要见一位客人啊!"新年也会有客人吗?

"You're late."
只见会客室中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小姐,语气并不和善。"嘿,小子,"赛科尔偷偷戳了戳我,"她说什么?"我居然忘了他听不懂英语。
"路普先生,您是想留我吃新年晚餐吗?"我这样翻译。我知道赛科尔肯定纳闷怎么翻译出这么多东西,但是他学聪明了,并没有表现出来。看来我需要给他恶补一下外语了,不然太丢人了。
"那你就来帮我翻译吧,我给你介绍一下,"他假装不尴尬的向那位小姐打了声招呼,"这位是来自俄国的特纳小姐。"我点了点头,转而向特纳小姐自我介绍一下,顺带道了个歉。
"下不为例,"她看了看赛科尔,又看了看我,眼神就像西伯利亚的空气一样寒冷,"这件事情可以让第三个人知道?"赛科尔听我翻译完之后,清了清嗓子,给她沏了杯红茶,嘿,俄国人可不会喝这种清淡的东西,厨房里明明有伏特加。
"没关系的,反正他也是参与者。"
特纳小姐抿了口茶,神色缓和了些:"怎样都无所谓,我只希望我们能把报酬的事情谈妥,"她苦笑,"我果然还是喝不惯茶。"
"我记得,你并不缺钱。"赛科尔居然从桌子底下摸出了一瓶没有标签的酒,"少喝点,这酒很烈。"他们看起来很熟络,我却从来没听说过这位小姐。
"这不是钱的问题,我需要一枪崩了那个人模狗样的家伙,然后带她去美国。只有那里才能治好她。"我想事情已经明了了,只是普通的暗杀吧,我记得赛科尔很擅长这个。
我看向赛科尔,他往沙发靠背上一躺,也倒了一杯尝了一口,不过显然他并不擅长喝酒:"咳,莉娅也真是的,都不给我打个电话。"
"你知道,英国的医生管的很宽。"特纳小姐叹了口气,"要是我不拦着她,别说电话,就是针头都会被她拆了的。"
"我明白了…过段时间那个死老头会来西西里参加一个聚会,具体情况我会让这小子给你打电话,"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"你先回国看看莉娅吧。"
"好。"

送走特纳小姐以后,赛科尔自然地走到我的卧室,把领带一扯就瘫了下去,累的像刚从战场上回来一样。"这是我的床!"他把皮鞋一登,两只鞋可怜的飞到了房间角落里,他把自己裹在被子里,嘀嘀咕咕的:"你的还不就是我的,让我继续睡觉…"我把他从被子里揪出来:"嘿,你还没给我解释清楚呢。""哎呀真麻烦,"他没好气的坐起来,"你坐下,我慢慢给你讲。"

1946年1月2日
赛科尔昨天乱七八糟讲了一通,我只能理解的大概。
就像电影里的那样,特纳小姐带着生病的维拉小姐需要去纽约,但是特纳家族的死敌却控制着美国的港口。这个家伙还是个毒枭,前段时间找赛科尔希望能让他的毒品流通到西西里,但是被赛科尔拒绝了。"我才不会让他赚这笔钱。"赛科尔如是说道。但我想可能并不是钱的问题吧。
"所以特纳小姐和维拉小姐…?"我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。"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喽,毕竟莉娅这个小魔头长大了,还是要找个值得托付的人啊。""…我明白了。""好了小子,你派个人去查一下莉娅现在的情况吧。虽然去不了纽约,但是我还是可以给她搞到那些药片的。"
"好…等,你能给她治病,为什么还要…""这也是无奈啊,反正谁也不耽误,一举多得!"他朝我眨巴眨巴眼,狡猾得很。
"你真是个大骗子。"这次我没有憋在心里。他还是笑眯眯的跟我侃大山:"你不就喜欢我这样的。"
"…"可能吧。我叹了口气。
回过头来,我和赛科尔并没有如愿的享受到新年大餐。

TBC 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南池潮孑_Fasil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