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池潮孑_Fasila

微博:@南池潮孑


;-)

[维赛] 这个大佬不太冷06

咕咕咕。

1946年2月10日
赛科尔真是个一点计划都没有的人。明天的刺杀任务,非要自己上不说——"不亲手杀了他我不放心!你听过白雪公主的故事吗小子?那个恶毒的母后就是前车之鉴!"——结果今天晚餐的时候才风轻云淡的给我布置任务。
"在酒会上,我会和他搭话。然后你,嗝,不好意思啊,先吃完再说吧。"我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等他吃完,坐到我旁边,翘着二郎腿继续和我说:"我说到哪了来着?让本少爷想想…对,小子你就去找瑞亚,她会在旁边的居民楼等着狙击,你就给她望风,额我是说,掩护我俩。""就这么简单?"我有点怀疑,他也注意到我的神情,朝我翻了个白眼:"当然了。不过你的任务其实要更麻烦,需要随机应变。我等会儿给你找把更好的手枪,掩护我和瑞亚就交给你了。"他说完就要起身离开,我叫住了他:"我们不需要多一点的人手吗?""不需要。"赛科尔摇摇头,"我们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是路普干的,所以你也尽量不要暴露自己,恩,一定不要。"
不过,总觉得并不是那么妥当。

1946年2月11日
我蛮喜欢西西里的天气,冬天也并不是很冷。我小时候去过一次俄国,那里就连面包都要比意大利的冷上一些。不过特纳小姐并不是这样,她并不喜欢这里的气候:
"让我感觉在农夫的温室里。"
我仿佛看见她握着枪的手心都出了些汗。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:"什么时候开枪?赛科尔有跟你说吗?"
她仿佛早就料到了,嘴角轻挑,勾出了自信的笑:"我们之间一直有个暗号,"我特别害怕她会说暗号是鸽子叫,毕竟赛科尔真的能干出来,"他会把衬衫领口的扣子扣上,这就是暗号。"也强不到哪里去。

通过望远镜,赛科尔那边好像很顺利。不得不说,就算他平时再怎么不正经,这种时候还是靠谱的。
只不过…为什么他的手总是要动不动的。他转过身,把手抬起来了…打了个喷嚏。我收回前话。
"你别急着开枪!"我赶紧拦下特纳小姐,但是看她的表情我觉得她是想要朝赛科尔的头上开一枪。不过就算我俩等了将近半个小时,周围也没有可疑的人,或者说…没有任何人。
"不好!"我感觉事情不太对,让特纳小姐先留在这里,然后就要去找赛科尔。这时候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,像是酒会里迟来的女士的高跟鞋撞击大理石地板的声音。可还没等我回头,狙击步枪的声音就响起,特纳小姐清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"快走。"
我知道事情已经太糟糕了,为什么好死不死在这个时候发出暗号。"赛科尔有危险,你先躲起来,我去找他。"我尽量使自己冷静,特纳小姐也是。不过她并没有问我为何说赛科尔有危险,只是应了一声,就熟练的收枪撤退,像特种兵那样。我也没有过多停留,快步冲到楼下。

只差一步。

谁能料想到我们都中了全套。这并不是酒会,而是谋杀大会。
两发子弹,打在了两个人身上。
刺杀任务完成,赛科尔却也倒在与他不相配的红色中。
因为赛科尔以前教过我,绝对不能呆站在那里,所以我以大门做掩护,举起手枪朝一个准备补枪的女士身上开去,这并不绅士,但我别无办法。他们不能出大厅,可我一个人怎么可能解决掉二十多个人呢。正当我身上的子弹快用完的时候,
"抱歉,我来晚了。"端着冲锋枪的特纳小姐真是荒诞地狱里的天使。虽然我俩都挂了彩,但好歹把赛科尔从他们之中带了出来。我这时顾不上腰上的伤口,抱着他坐上事先准备好的汽车——这可是之前赛科尔费了好大劲抢来的。这次警察局的人肯定不会原谅,毕竟如果大厅里没死的人出来,肯定要去警长那里哭诉一番,给路普家扣个帽子,顺便撇清自己的身份。
他的面色苍白,就算我做了应急处理,枪子在肚子里面,血还是不断的冒,我额头的冷汗也是,我害怕他就这么死掉。"特纳小姐,麻烦开快点。"我尽量让我的声音听起来好一些,不是那么沙哑。从后视镜可以看出,哪怕任务成功,她的脸色也不太好:"路普是莉娅最好的朋友。"我明白她的意思,路普也是她最好的朋友。但他对于我来说,意义可不同,要更深上许多,或者说,我希望我们对彼此的意义要再深一些。
"就快回家了,赛奇。"
我抱着赛科尔,却阻止不了他的体温疯狂下降,就像浸在北冰洋里。



[日记后面的部分被人撕掉了]

TBC.

评论
热度(18)

© 南池潮孑_Fasila | Powered by LOFTER